首页 >> 最新文章

他是毛主席表弟林彪的班长被俘曾牛气冲天拒不悔罪米蒂

发布时间:2019-08-15 17:02:41 来源:黑莓娱乐网

特赦战犯文强在淮海战场被俘时,职务是国军徐州“剿总”前进指挥部中将副参谋长。

说起这位文强将军,还真有些不寻常来历:他是宋末民族英雄文天祥的23世孙;父辈曾追随孙中山,文强17岁拜见过中山;他又是我党领袖毛泽东的舅表兄弟;在黄埔军校他是林彪的班长,周恩来是他的老师和入党介绍人。

(文强)

文强参加过北伐战争、南昌起义,在加入中国共产党后,担任过中共四川省委委员、川东省委书记,红一师师长兼政委。以后因故脱离共产党,成为军统人员、国民党将军。抗日战争期间积极投身抗战,为中华民族反抗外来侵略做出过一定贡献。解放战争期间,于淮海战役被俘,在被关押26年后于1975年3月最后一批获得特赦。

文强的姑母文七妹就是毛主席的母亲。小时候,文强和毛泽覃感情最深,中学毕业后,两人曾乘同一条船去广州报考黄埔军校。

据传,文强有一次见到比自己大十多岁的表哥毛泽东时,毛泽东笑着说:“你是文天祥的后代,那我就得考考你,看你会不会背他的《正气歌》。”

文强很认真地说:“当然会!我们文家的后代,无论男女老少,从小都要背《正气歌》。”

毛泽东说:“我不信。你现在就背给我听听。”于是,文强就大声地背诵起《正气歌》。接着,毛泽东也跟着背了起来。在场的人受到感染,也都慷慨激昂的一起朗诵起来。

从此,文强就跟毛泽东熟了起来,由此他也认识了湖南学生运动的许多风云人物并深受影响,开始接触新的革命思潮,随后就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。

1925年8月中旬,刚中学毕业的文强,怀着报国热望,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,与林彪同期。他是林彪的班长,曾因林彪枪支走火和林彪在宿舍打过架。文强还应邀和周恩寿一起参加了周恩来与邓颖超的婚礼,与周恩寿一起送给新郎新娘的贺礼是条幅,上书“花花圆圆寿寿”。后来他由周恩来介绍在农民运动讲习所转为中国共产党员,这期间,邵力子也介绍他加入了国民党。

1928年春,文强第二次入川,被党组织派入川军第28军第7混成旅从事兵运工作,其掩护身份是副营长、手枪大队长、团副等。1930年10月,文强担任中共四川省委委员、川东省委书记,红一师师长兼政委。1931年6月,由于叛徒的出卖,文强在重庆不幸被捕,后经党内特工人员营救逃脱。由于此时省委机关搬到了成都,文强冒险到达成都,向时任四川省委代理书记的罗世文如实汇报了整个被捕和出逃经过。罗世文刚从上海接受了新的中央精神归来,正满腔热情地开始执行王明“左”倾教条主义路线。他误解了文强在整个过程的表现,批评文强不该暴露四县游击区的情况,并给予文强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。文强申辩无效,一气之下,与时任省委妇女部长的妻子周敦琬一道出川,决定到上海去找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申诉。

等文强夫妇到达上海的时候,正赶上顾顺章、向忠发等人叛变的特大恶性事件,周恩来已被迫切断所有对外联络关系,潜赴中央苏区。因此,文强夫妇按以往的联络方式和地点,根本无法找到党的关系。这样,他们原想找党中央申诉的出川行动,却成了事实上的脱党。与此同时,四川省委也开除了他们的党籍。至此,文强结束了在中国共产党内奋斗的历史。

(获特赦后的文强)

由于阴差阳错,在上海申诉无门,文强夫妇怀着怨恨不平不得已返回湖南老家。

五年后,文强由在国军中担任总参谋长的程潜和黄埔教官张治中的介绍,转调国民党军队参谋本部任上校参谋。此间,文强受戴笠委托,尽可能搜集中、日、英、苏等国研究日本问题的资料。正是有过这段系统研究日本问题的经历,在“珍珠港事件”前夕,文强根据自己掌握的情报,经过分析判断,得出了日军将发动太平洋战争的结论。这个结论上报到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参谋部后,曾引起一片哗然,许多参谋人员怀疑这些情报的真实性,但被后来的事实所征服。

1942年2月,戴笠委派文强为军统局华北办事处少将处长,1944年11月初又任命他为军统北方区区长。此间,文强曾将华北、东北近百万之众的汉奸部队策反过来,因此以特殊功绩而晋升为中将。

日本投降以后,国共两党开始争夺东北。戴笠决定设立军统局东北办事处,文强被委任为办事处处长。在东北的这段时间,他认识了杜聿明,两人相处融洽,加深了黄埔情缘。

抗战胜利后的第二年3月,戴笠坠机身亡使整个军统顿失重心,内部逐渐分裂成几派,为掌控军统互相倾轧,文强成了他们争取的对象。身处军统十多年的他,对此很是厌烦,决定脱离这个是非圈,到正规军谋职。经过努力,他跑到老上级程潜将军那里任湖南绥靖公署第一处中将处长、办公厅主任。

但是,文强的办公厅主任位子还没坐热,蒋介石一道新的任命让文强的命运发生了重要改变。1948年9月中旬,蒋介石电令,说杜聿明点名要文强速去徐州任“剿总”指挥部中将副参谋长。

传说文强赴徐州之前,程潜为他饯行。宴席上,程潜将军以一种久经沙场所特有的眼光,非常恳切地对文强说:“你这次去徐州,要作好准备当俘虏。”不料,真是一语成谶。

1949年1月8日,淮海战场的解放军向包围圈中的国民党军队发动了全面进攻。这时,杜聿明带着手下的一伙残兵败将已经逃到了陈官庄。晚上十点多钟,解放军的炮火从四面八方向陈官庄轰击,包围圈中到处都是枪炮声和火光。午夜12点左右,杜聿明给文强打来电话,要他带着指挥部的全体人员到第五军军部随他行动。当文强一干人马冒着的炮火赶到时,却没有见到杜聿明的影子。原来,杜聿明给文强打完电话就和第二兵团司令官邱清泉一道出逃了。1949年1月10日上午,文强成了解放军的俘虏。

文强被俘后,先后被关押在华东野战军设在山东益都和白滩头的“解放军官教导团”中进行学习管训,开始了他的战犯生涯。文强自知历史问题复杂,又是军统高级特务,觉得有生之年是难以走出这高墙大院的。他思想顽固,态度一直很强硬,尤其拒绝认罪写悔过书。他曾对监狱管理人员狂妄地说:“毛泽东是我表哥,朱德是我的上级,周恩来是我的老师和入党介绍人,林彪是我的同学,我是他的班长。这么多共产党大官和我在一起过,我却成了国民党,是他们没有带好我,要写悔过书也应该让他们写,我不写…。”

有人将文强的这段话悄悄地告诉了毛泽东。毛主席听了,沉吟了好半天,最后只说了一句:“让他好好改造吧!”

(1975年3月,叶剑英、华国锋等中央领导接见最后一批特赦人员)

由于文强悔罪表现不积极,前六次特赦均与他不沾边,但他也因祸得福。“文革”中由于中央明确规定不准冲击监狱,使这些在押战犯没有受到冲击。对此,特赦之后的文强在他的长篇自传体《新生之路》一书中写道:“自1959年起至1966年止,共六次特赦,平均一年多一次,而这次,也就是被宣布为最后一次,因为受‘浩劫’的影响,竟拖长了十年。拖长了十年,似乎是不幸,其实,对我来说,却是不幸中的大幸,我们在这个‘保险箱’中,平安度过了十年。”

1975年3月17日,第四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讨论了毛泽东、党中央提出的关于特赦释放全部战争罪犯的建议,决定对全部在押战争罪犯实行特赦释放,并予以公民权。在293名特赦战犯的名单中,文强位列前十名。3月19日,当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在特赦会宣布特赦“给予公民权”时,文强等人禁不住热泪长流。

至此,文强长达26年的关押生活画上了句号。文强出狱后,周恩来派人把文强接去,并送他去医院看病,对此,文强深受感动。他说:“是我不识时务,性格又不好,结果误入歧途,我现在也无颜再见大表哥了…”

已患重病的周恩来虽然怪他不肯早写悔过书,还是诚恳的说:“当时我们也有责任。你现在认识到了就好嘛。” 这是度尽劫波的黄埔师生见的最后一面。

特赦之日,文强将军百感交集。回想自己从冥顽不化的战犯走向新生的漫长之路,不禁浮想联翩,挥笔写下了一首七律,题为《顽石点头难》:

顽石点头实还难,几多恶梦聚心田。沙场败北留孤愤,野火烧身视等闲。金石为开真理剑,春风化雨感人篇。当年痛惜江南泪,醒后方知悔恨天。

2001年10月,文强以94岁的高龄辞世,为他坎坷传奇的一生画上了句号。

团体职业装

混凝土拉伸拉力试验机价格

t恤定制

机务工作服

友情链接